打起黃鶯兒

By | 09月14日
Advertisement

  

打起黃鶯兒

莫教枝上啼

啼時驚妾夢

不得到遼西

    唐.金昌緒《春怨》

  在唐詩中,這小詩非常有名氣。王世貞在《藝苑卮言》中讚道:「不惟語意高妙,其篇法圓緊,中間增一字不得,減一字不得,起結極斬絕,而中自紆緩,無餘法而有餘味!」。沈德潛在《唐詩別裁》中也說:「一氣蟬聯而下者,以此為法。」

  台灣學者許正中解此詩云:

  此詩如剝筍,剝去一層,還有一層。其尤妙者,每句皆說出違反常情的事情,使讀者發生疑問,要求解答。在下句解答中,又提出違反常情之事,使讀者再起疑問,再提出解答……如剝竹筍,一層層地剝下去。黃鶯玲瓏活潑,本來是人人喜愛之鳥;少婦見之,想與之親近而不暇;為甚麼要打牠呢?第二句便把打鶯的理由說出來,是「莫教枝上啼」。黃鶯啼聲婉轉,清脆悅耳,少婦欣賞之不暇;為甚麼不准牠在枝上啼呢?第三句道出其原因是「啼時驚妾夢」。在這大白天,少婦偶然小睏而作夢,午睡也說有醒來的時候;黃鶯啼聲驚醒夢,豈不正好嗎?她為甚麼惱怒鶯啼驚醒午夢呢?第四句道出原來她作夢,正在到遼西去。全詩到此揭開謎底說出少婦的心事!至於少婦為甚麼夢到遼西?詩人沒有再繼續下去,留待讀者想像了。

  詩用的是倒敘之法,本是為怕驚夢而不教鶯啼,為了不教鶯啼而要打起黃鶯;現在卻倒過來寫,到最後才揭曉答案,但這答案其實還不完全,比方說,少婦為何會做到遼西的夢?她有甚麼親人在遼西?詩題是「春怨」,哪她怨甚麼呢,難道僅是怨黃鶯常常驚破她的好夢,以至這一回要事先打起牠們?

  一般認為,這小詩實際是首思念征夫的作品,並反映了當時兵役制下百姓所承受的痛苦。

  

Similar Posts:

  • 既寫猛張飛,也寫哥仔靚 ── 朱頂鶴其人其作

    「蛇矛丈八槍,橫挑馬上將!」 這兩句讓兩.三代人傳誦不輟的唱詞,活脫脫寫出一個夜戰馬超的生張飛,而它乃出自朱頂鶴的手筆. 可奈的是早一輩的幕後創作者常常沒有甚麼生平資料留下,朱頂鶴也不例外.筆者只能從兩冊書裡見到丁點兒相關的文字,一冊是<香港粵語唱片收藏指南──二十至八十年代粵劇粵曲歌壇>,一冊是靳夢萍著的<靳夢萍粵藝談奇說趣>,暫且視為信史. 前一冊書謂:「(朱頂鶴)二.三十年代著名丑生,本姓衛,另有藝名朱老丁.朱頂鶴多才多藝,唱做俱佳.其後在一唱片公司中任職.除玩音樂外,也以老

  • 儿歌(二) -- 数数,动物

    数鸭子    门前大桥下走过一群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 二四六七八 嘎嘎嘎嘎 真呀真多呀 数不清到底多少鸭 数不清到底多少鸭 赶鸭老爷爷胡子白花花 唱呀唱着家乡戏 还会说笑话 小孩小孩 快快上学校 别考个鸭蛋抱回家 别考个鸭蛋抱回家 五指歌 一二三四五,上山打老虎, 碰到小松鼠,松鼠 有几个, 让我数一数,数来又数去, 一二三四五. 小花貓 咪咪小花貓 ,咪咪小花貓 快來吃飯 ,快來吃飯 快來這裡 ,有一條魚 喵 ~喵 ~謝謝 ,謝謝 ,謝謝小小姐姐 蝸牛與黃鸝鳥 阿門阿前一顆葡萄樹, 阿嫩阿嫩綠綠

  • 那年茶樓歌壇垂死時的特寫

    一種娛樂形式,要盛就盛,要衰就衰,人力根本無法回天,看這篇特寫文字,這想法甚強烈.這篇特寫刊於<星島晚報>1954年9月21日第三版,標題是「苦悶的香港歌壇」,並有如下引言:「今日香港歌壇,確已開至『門庭冷落車馬稀』的田地,歌壇老板在『長嗟短嘆』,女伶一個個的『輟唱』,舅團一批批的打『退堂鼓』,促成歌壇衰落原因,不外是香港人窮了.人們想起當年盛事,不由得不感慨萬千!以後能否『起死回生』,委實大傷腦筋了.」由於年代久遠,文章前面幾段有很多字都難以辨認,只好以□代替,這是看舊報紙縮微菲林的一大苦惱

  • 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名單

    1993-2005 排名/發行年 專輯名稱/演唱者/發行公司 1/1999年6月 <海洋>/陳建年/角頭 2/2005年4月 <匆匆>/胡德夫/野火樂集 3/1994年12月 <浪人情歌>/伍佰/滾石 4/2000年1月 <聖民歌─太陽?風?草原的聲音>/紀曉君/魔岩 5/1998年2月 <樹枝孤鳥>/伍佰 & China Blue/魔岩 6/1997年9月 <流浪到淡水>/金門王與李炳輝/滾石 7/1997年12月 <

  • 黃偉文《哲學家》(盧巧音唱)

    粵語歌可愛處之一,乃是題材刁鑽得來其實又很平凡,只是大家沒預期它居然可以寫成歌曲.比如近期盧巧音有首<哲學家>,由Christopher Chak作曲,黃偉文填詞.「哲學家」都可以寫成一首歌,真是有點超乎預期.不過也有人認為黃偉文在完備其另一歌詞作品系列,延續此前的<青山黛瑪>(何韻詩唱)和<家明>(謝安琪唱). 說到何韻詩,亦有人認為<哲學家>的歌詞就是在寫何韻詩,甚至網上還有一個<哲學家>的MV版本是「HOCC配圖版」.筆者倒不管,且自就詞論

  • 兒歌經典《世界真細小》四十年

    「人人常歡笑,不要眼淚掉,時時懷希望,不必心裏跳,在那人世間,相助共濟,應知人間小得俏,世界真細小小小,小得真奇妙妙妙--」 「歡笑樂園開心地,開心到日夜笑嘻嘻,喜氣揚眉歡笑面,我地大家歡聚真有趣--」 這兩首粵語版的迪士尼歌曲,面世至今,是四十周年了. 1975年二月,迪士尼樂園表演團來香港演出,事前找來黃霑填寫一批歌曲的粵語版,林燕妮則寫中文台詞對白.演出後,多首粵語版歌曲都很流行,某周刊亦以能獨家刊載這批歌詞為榮.是年四月,四朵金花出唱片,便錄唱了其中三首,即除了上舉的<世界真細小>和&

  • 黃霑長篇(9)

    黃霑有時以才氣約束潑辣,又能寫出如<男兒志在四方>(電視劇<流氓皇帝>的主題曲)的輕鬆歌調: 男兒志在四方,海山千里是家鄉! 男兒行四方,過縣穿鄉,完全無束縛,不受勉強, 不做商家不作丞相,我是天生天自養, 鍾意做流浪漢,床是野草天做帳, 萬事未經心,輕鬆快活:無錢無欠債,舒暢, 無糧無積蓄,不必掛慮,天跌時就當冚被帳. 浪蕩遊四方,看盡世間樣,豪情丈夫氣,心直氣暢, 山是書本海做教,也問清風找路向, 不怕做流浪漢,隨遇也安多樂暢, 遇餓就飽餐開心食,人疲能瞓到月上, 日日來高歌天

  • 與黃霑只此一次──歌評往事(99)

    跟黃霑面對面而且只有兩個人的聊天,就只有前文所說的那一次. 零二年尾,我為了做一個有關中國風格旋律的研究,以傳真機為媒介,跟他隔空做了一次訪問,他倒是很喜歡用這種方式接受訪問的,之前看某本談電影音樂人的書,書中作者也是這樣訪問他的. 黃霑在答我第一批問題前,在傳真來的文稿上寫着: 「不要太客氣,稱我為『前輩』,學無先後,你對香港流行曲的研究,下的功夫極深,而且這麼多年來,鍥而不捨,不離不棄,實在使人佩服,所以,讓我們以曲論文,平輩來往,好不好?」 黃霑那平易近人的一面,從這段文字可見到了.這次以

  • Lucas若拍戲 黃金買賣 片酬比謝霆鋒多一倍

    上海國際電影節最出盡鋒頭的一顆星,恐怕就是張柏芝的兒子Lucas,他在周星馳新片<長江七號>動畫版<長江七號愛地球>發布會上可愛逗趣,不但成龍想邀Lucas演出,就連導演爾冬陞都放話,如果Lucas拍片,他的片黃金買賣酬一定比謝霆鋒多一倍. 「哈黃金買賣囉,大家好!」Lucas用稚嫩的童音向大家問好,他在<長江七號愛地球>黃金買賣發布會現身,還說,「不要說我媽咪肥.」連媽媽張柏芝都笑歪了,超可愛的Lucas當然也成為媒體焦點. 黃金 「不要再拍了!」Lucas對著鏡頭

  • 養生老黃曆(夏季篇) 夏至追蝴蝶 小滿插大秧

    夏日屬「離卦」,同卦的蝴蝶與鮮花,皆亮麗惹眼. 這是劉國亮(Paul Lau)田間特意栽花引來的蝴蝶.(2012廖志添攝於南丫島) (引言) 二十四節氣,見諸春秋時期<尚書>竹簡,亦上存到天文台網站中.逾2,500年的流傳,在21世紀香港早被稀釋殆盡,尚能喚醒我們血液中潛藏DNA的,當數象徵農曆新年的「立春」,要煮冬瓜湯的「大暑」吧. 不過,節氣既是農耕及生態刻度,5月5日10:40進入「立夏」,便敲醒了夏蝶甦醒.諸蟲活動的生物鐘,當造的瓜果亦應運而生. 撰文:Z的休假 攝影:廖志添(廖志添攝

Tags: